400-600-8011
题库
选课
论坛

春节里的大学同城聚会,让我感慨了整个假期

  • 来源:高顿财经
  • 2018-02-26
  • 责编:

  元旦过后的第一周,沉寂了许久的大学老乡群突然跳出了一条信息。老乡会会长在群里说道:正月初四聚会,有空的都来哈。随后便在群里发了个接龙的小程序,让参加的人自行接龙。

  仔细问了妈妈春节期间的走亲戚安排后,我兴奋地报上了名。

  犹记得大学期间的频繁聚会:宿舍聚、班级聚、社团聚、同乡聚……其中最让我有归属感的就是同乡聚了。因为同是漂在北方的南方人,方言和口味又独树一帜,因此同省老乡总觉得格外亲切。一起买火车票、一起过中秋,选修课时碰到也分外激动。对了,我大学期间的男友,也是老乡会的一员。

  晚上加班到家刷新接龙名单时,意外地看见了前男友的名字。内心一万句OS翻涌而过后,接着又看到了大学舍友和社团同事的名字,便“心安理得”地继续忙年报了。

  正月初四,我起了春节假期里的第一个大早,化好最流行的妆、穿上自认为最知性的套装,奔赴了聚会。

  01舍友相见:职场是家整容所,聚会就是检验所

  在饭店楼下,我远远地看到了舍友小佳的背影:虽然踩上了高跟鞋,但走路姿势却保留了当年的样子,频率也合上了我记忆里的“笃笃笃笃”声。遥唤一声“小佳”,我加快脚步赶上了她。

  电梯里我仔细地从镜子里将她打量了个遍:大学时候素面朝天地过着“宿舍—食堂—教室—图书馆”生活的她,已经摘去了黑框眼镜,露出了亮眼睛和长睫毛;化上了淡妆,穿上了剪裁合宜的毛呢套装,俨然一副职场OL的模样。

  “你今天真好看。”我微笑道。令我意外的是,她意外地羞涩了起来:“都是单位要求的啦。”许是从未从我口中听过关于相貌的称赞,毕竟,大学时我即使在央求她帮忙答到、期末复习期间借笔记的时候,也不会从外表入手。但平心而论,如今的她称得上“好看”:还是原来的五官和样貌,但气质已经今非昔比了。

  “现在还在做审计吗?”我也顺着话头“直入主题”。一半是好奇传说中的四大工作,一半是想知道四大人“跳一跳”的传闻是真还是假。毕竟,大四那年她以四大的offer震惊了整个学院,估计也要被班班挂在口上向师弟师妹炫耀几年了。

  “还在呢。因为全国各地跑嘛,见审计单位时必须要化妆,久而久之也习惯了。”她解释道。看得出来,她也脱离了大学期间的生涩模样,举手投足间越来越有了得体的味道。

  想到自己从不化妆、一年到头驻扎在财务部里埋首单据的工作日常,与日渐粗犷的风格,我忍不住暗叹:职场是间整容院,四大也实在是财务整容院里的翘楚。

  02同学相见:时光是把杀猪刀,转眼差距已天涯

  走进包间,我拉着小佳坐在了同班同学旁边。

  “几号回来的呀?”班里关系不错的小和寒暄道。“大年夜”,我和小佳异口同声,接着便相对苦笑。我是忙年报忙到小年夜十一点,小佳也是小年夜当天才结束年审。

  “可不比大学时候的寒假了。还记得刚毕业那年的冬天,听到春节只放七天的时候差点哭出来。”我打趣道。“可不是嘛,大年三十那天晚上我还在抱着电脑赶底稿,当时我爸的脸那叫一个黑。”小佳也开始笑。同一个世界,同一个加班,我们一边吐槽,一边开启了话匣子。

  讲完经历,忆完当年,聊完八卦,我忍不住攀问起了各自的现状。

  小佳第一个开了口:“我还在P记。虽然现在已经是SA2,再熬一熬也有升manager的希望,但身体感觉有点吃不消了。明年有合适机会的话,想跳槽去做内审。”我刚准备调侃,让她把专有名词换成我们听得懂的中文,可听到她接下来的话,又忍不住靠过去搂住了她的肩膀。

  “所以我去年转行了。”小和苦笑。“那时候确实有点崩溃。虽然上家单位也是排得上号的大企业,但是工资的确少,加班更是家常便饭。我知道这行是先苦后甜的行业,但我想早点和女友结婚,车和房子都是现实问题,所以想换份薪资更高的。正好有合适的机会,就跳槽去做了数据分析。”

  另一位同班同学阿树迅速接话:“金融行业工资倒是不少。”我忍不住腹诽:花一百万去英国读金融硕士,赚得不多怎么对得起留学费。虽然平时在朋友圈里看他发的陆家嘴和黄浦江照片还算淡定,但真听到他这么说,还是忍不住羡慕嫉妒。

  眼看阿树快结束他的“普及”,我赶紧乐呵呵地转移话题:这家店松鼠鳜鱼挺好吃,待会你们多吃点。

  03前任相见:相忘于江湖,不如相“恨”于前路

  凉菜摆完的时候,有人推门进来。心跳瞬间加速的下一刻,抬头我就看到了前男友。

  都说前任相见,分外眼红。此话果然当真。我一边假装认真地继续和小佳搭话,一边分了一只耳朵去留意他的动静。

  “就在本地工作。”那时候就知道他没啥大志向,果然没猜错。

  “搞IT的,就在路口那家中国人民银行。”居然考上公务员了,真是出乎我意料。

  “没有没有,去年刚考上的。”我就说嘛,恋爱时候我们俩都是不折不扣的学渣,他怎么可能摇身通过了录取率这么低的考试。

  “不是不是,去年研究生毕业时候考的。”他竟然没有辜负我俩的分手誓言。当年我察觉到他的冷淡就提出了分手,他答应后,接着跟我说了冷淡期以来最多的话。概括一下就是实习期间她认识了一个女孩子,虽然表白被拒绝了,但他要为了她好好学习、好好考研。

  想不到,几年未见,他还保留着当年“否定否两遍”的习惯,也如愿考上了研究生。可自己呢?分手后就浑浑噩噩地度过了大学生活,混混沌沌地选择了如今的工作,昏昏沉沉地走到了现在。

  我忍不住苦笑:即使相濡以沫已是前尘往事,相忘江湖也绝非易事。但在找到自己真正的幸福之前,将他作为对手,时刻想着过得比他好,或许也不赖吧。

  04社团同事相见:当年期末忙成狗的你,如今年末依旧忙成狗

  正在情绪越来越低落的时候,一只巴掌落到了我背上。回过头看到环协的同事小葵,我也不客气地回了她一记温柔的暴栗:“这么久不见,还是这么暴力啊。”

  她落座在了右边,一边掐了掐我的脸:“怎么黑眼圈没遮住?”“想你想的呀。”我挤了个媚眼。

  眼看她的戏瘾又要犯了,我赶紧一本正经:“春节前半个月都在赶年报,回来躺了几天也没消掉。”没想到我的真诚换来了她的无情嘲笑:“哈哈哈哈,当年期末忙成狗的你,如今年末依旧忙成狗。”

  我配合地“汪”了三声,一边伸手去摇晃她的脖子:“快说,现在在哪高就呢?”

  “就在大学里合作的那家NGO啊。”想起来小葵的环境工程专业,再想起她前段时间发的内蒙古照片,我激动:“真的去了那里啊!”

  “对啊对啊,现在我主要负责沙地种树项目嘛,挺自在的。1月底就给我们放了假。”她继续“刺激”我。当年组织部英语专业的文文也挤过来“嘲笑”我:“我1月中旬就放假啦!谁都不要和老师比假期哦。”

  在社团战友们的“关爱”中,我却神奇地乐观了起来:让暴风雨来得再猛烈些吧!压得越低,弹得越高。下一次聚会,我会让你们看到另一个自己。

  上学时候的同乡聚会主题还都是“迎新生”、“送大四”、“庆佳节”,毕业以后的主题似乎就迅速变成了“温旧梦”、“比现实”、“相伤害”。也感谢这样宝贵的对比,让我从“自己过得还不赖”的幻觉中走出来。新的一年,先把去年光荣地挂了三科的中级职称一口气考过吧,也该在财务部里稳扎稳打,混出自己的模样来了。

  本文系高顿原创作品,作者椰子,非知名财经院校毕业的斜杠青年。部分内容综合自互联网,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处理。欢迎分享,转载请注明来源高顿。

  文章来源:高顿财经

分享:
声明:

(一)由于考试政策等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,本网站所提供的考试信息仅供参考,请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。

(二)本网站在文章内容来源出处标注为其他平台的稿件均为转载稿,免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您对内容、版权等问题存在异议请与本站联系,我们会及时进行处理解决。

相关文章